第十七章

马上记住斗罗大陆小说网,这里有诗和远方www.douluodaluxs.com,若被转/码,可退出转/码继续阅读,感谢支持!

灵珍的婚礼过去了。

刘家少了一个人,陡然好像清静了好多。尤其是灵珊,本来两个人住一间屋子的,现在搬走了一张床,房间就显得又大又空旷。晚上,没有人和她争执,吵嘴,辩论,抬杠,以及互诉心事,她就觉得什么都不对劲了。有好长一段时间,她很不自在,一回到卧房,还会习惯性地推了门就说:

“姐,我告诉你……”

等到发现房间的变化,她才蓦然醒悟过来。站在那儿,想到灵珍终于嫁入张家,想到灵武常常念一首歌瑶来嘲弄张立嵩,其中头两句就是:

张相公,骑白马,

一骑骑到丈人家……

最后两句是:

罢罢罢,回家卖田卖地,

娶了她吧!

现在,张相公不必骑马到丈人家来探望“她”了,因为,“罢罢罢”,他终于“娶了她”了!想着想着,她就会痴痴地傻笑起来。由张相公和灵珍的婚礼,她就会想到自己和韦鹏飞,婚期在两家家长的商量下,已订在年底。灵珊真不能想象,自己也结婚之后,家里会多么寂寞,好在,韦家和刘家是对门而居!真该感谢这种大厦!她模糊地想起,自己第一次在楼梯上捉住那又抓又咬的韦楚楚,那时,她何曾料到这竟是一段姻缘的开始!韦楚楚,想到这孩子,她就要皱眉,暑假之后,楚楚进了小学,她不再抓人咬人踢人打人,她逐渐有了“小淑女”的味道。但是,她对灵珊的敌意却丝毫未减,从热战变成了冷战,她永远冷冰冰,永远尖利,永远保持着距离,永远是一座融解不了的冰山。难怪刘太太常说:

“韦家什么都好,鹏飞和他的父母都无话可说,只是,我最最不放心的,还是那个孩子!唉!人生都是缘分,也都是命!灵珊,”刘太太忽然想了起来,“那个邵卓生呢?他怎样了?有对象了没有?”

邵卓生?扫帚星?少根筋?是的,灵珊有很久没有看到他了,只在灵珍的婚礼上,他匆匆前来道贺,婚礼未完,他就提早而去。以后,灵珊也失去了他的消息。但是,灵珊那么忙,忙于和韦鹏飞捕捉黄昏的落日,晚上的月华,忙于享受青春,享受恋爱,她哪儿还有精神和时间去管邵卓生?

可是,这天黄昏,邵卓生却来找她了!

这已经是初秋时分,白天就整天阴云欲雨,黄昏时,天气是暮色苍茫而凉意深深的。幼稚园门口的凤凰木,已经开始在落叶了,地上,那细碎的黄叶,薄薄地铺了一层,像一片黄色的毡毹。邵卓生站在凤凰木下,依旧瘦高,依旧漂亮,只是,那往日憨厚而略带稚气的面庞上,如今却有了一份成熟的、深沉的抑郁。

“灵珊,我们散散步,走走,谈谈,好不好?”他说。连语气里都有种深沉的力量,让人无从拒绝。

“好的。”灵珊抱着书本,跟他并肩走在那铺满红砖的人行道上。

“你什么时候结婚?”邵卓生问。

“年底吧!”灵珊答得直爽。

“快了嘛!”他深深地看了她一眼。

“是快了。”

他望着脚底的红砖,沉默地往前跨着步子,好像他要数清楚脚底下有多少块方砖似的。半晌,他才笑笑说:

“灵珊,你知不知道,有一段时间,我真希望能够娶你。”

“还提它做什么?”灵珊故意淡淡地说,也望着脚下的方砖,心里浮起了一丝歉意。但是,那歉意也像秋季的晚风,飘过去就不留痕迹了。“我想,每个人有每个人的命运,属于他的,他丢不掉,不属于他的,他要不来!邵卓生,总有一天,属于你的那份幸福,会到你身边来的!”她微侧过头去打量他。“或者,已经来了?”

邵卓生黯然一笑。

“或者,我有些命苦他说,我永远在追求一份不属于我的东西。”

“你的意思是……”她不解地。

“算了,别谈这些!”他打断她。“灵珊,我祝你幸福!我想,你的选择一定是对的,你需要一个比较成熟,有深度,能给你安全感,和有男性气概的男人!”

“噢,”她惊奇地望着他。“你变了!邵卓生,你好像……好像……”

“长大了?”他问。

“是的,长大了。”

“人总要长大的呀!”他笑笑。“总之,灵珊,我要祝福你。”

“总之,我要谢谢你!”她也微笑了笑。

他又开始沉默了,走了一大段,他都是若有所思的。灵珊明白。他今天来找她,绝不止于要说这几句祝福的话,她在他眉梢眼底,看到了几许抑郁,和几许烦忧,他是心事重重的。

“邵卓生,”她打破了沉默。“你有事找我吗?”

“是的。”邵卓生承认了,抬起头来,他定定地看着灵珊,低语了一句,“为了阿裴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