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章

马上记住斗罗大陆小说网,这里有诗和远方www.douluodaluxs.com,若被转/码,可退出转/码继续阅读,感谢支持!

婚礼,让人烦恼的婚礼!

裴雪珂站在那家举行婚礼的餐厅前,情绪紊乱地望着门口那块大大的红牌子,上面贴着醒目的金字:

徐林府联姻

她瞪着那金字,即使已经来到了餐厅门口,她还在犹豫着是不是要走进去。看看腕表,已经快七点钟了,六时行礼,七时入席,那么,现在大概早已举行过婚礼了。可是,不,有人出来点燃鞭炮,一串爆裂声夹杂着弥漫的烟雾和火药味对她扑面而来,她才惊觉地醒悟到婚礼刚开始。“迟到”是中国人的“习惯”。她挺直背脊,下意识地深呼吸了一下。进去吧!裴雪珂!她对自己喃喃自语着。这是“徐林”府联姻,轮不到你姓裴的来怯场!徐林府联姻,徐远航娶了林雨雁。林雨雁,雨雁,雨中的雁子,带着凉凉的诗意的名字,带着凉凉的诗意的女孩!林雨雁,林雨雁,你怎么会嫁给徐远航?结婚进行曲喧嚣地响了起来,声音直达门外。哦,这是婚礼。

裴雪珂觉得自己的眼眶不争气地发热了,在这结婚礼堂外掉泪未免太没出息,太丢人现眼了。进去吧,裴雪珂。你应该有勇气参加这婚礼!

终于,她推开门,走进了那大厅。立刻,她被喧闹的人声和人潮所淹没了。那么多人,那拥挤的酒席一桌一桌排列着,熙来攘往的男男女女,摩肩接踵地在走道上穿梭,找位子。挂着红绸当“招待”的亲友们,把每位来宾硬塞进每个桌子的空隙中。她举目四望,大家都忙着,似乎没人注意到她的存在。好,她暗中松了口气,希望没人认出她来,希望碰不到熟人,希望找到个安静的位子……老天,希望根本没来参加这婚礼!

她低俯着头,用皮包半遮着下巴,挤进了那都是宾客的走道,眼光悄悄地巡视:有了,靠墙角那桌的客人还没坐满,而且,全桌的人都是陌生的。她挤过去,终于,她找到个背靠着墙的位子,她坐了下来。

她总算来了,她总算坐定了。她就干脆抬起头来,去看那对新人了。婚礼正举行到一半,证婚人主婚人都早已盖过章,新郎新娘也早就行过无数三鞠躬了。现在,证婚人正在致词。什么百年好合相敬如宾的一大套陈腔滥调。裴雪珂努力去看新郎新娘,从她这个角度,只能看到新郎新娘的侧影,两人都低俯着头,新娘那美好的小鼻头微翘着,白色婚纱礼服下,是个纤小轻盈,我见犹怜的身材。新郎在悄悄地注视新娘。该死!裴雪珂咬紧嘴唇,手下意识地握着拳,指甲都陷进了肌肉里。隔得那么远,裴雪珂仍然可以感到新郎那雾雾的眼神里,带着多么炽热的感情,仍然可以看出那眼角眉梢所堆积的幸福。有这么幸福吗?真有这么幸福吗?确实有这么幸福吗?徐远航,这就是你一生里所要的吗?唯一追求的吗?真正渴望拥有的吗?徐远航?真的?真的?

她用手托起下巴,呆呆地,痴痴地,定定地,忘形地注视起新郎新娘来。证婚人冗长的致词终于完了,一片捧场的掌声响了起来。然后,介绍人说了几句俏皮话,主婚人又说了些什么,来宾还说了些什么……裴雪珂都听不到了,那些致词全不重要,全是无聊的。她只盯着新郎新娘看。看他们中间那层飘浮氤氲的幸福感,很抽象,很无形,很缥渺……可是,她却看得到!她带着种恼怒的、嫉妒的情绪,去体会他们之间的默契与温柔。温柔,是的,再没有更好的两个字,来形容徐远航浑身上下所披挂的那件无形大氅了。温柔。这么多的来宾,这么零乱的场合,这么喧闹的人声……都不影响他。他挺立在那儿,笃定从容,庄重镇静,而且温柔。

裴雪珂看着,定定地看着,眼里真的有雾气了。

一声“礼成”,然后是震天价响的鞭炮声,音乐声,鼓掌声……一对新人转过身子来,在漫天飞舞的彩纸屑中往休息室走去。裴雪珂本能地往后缩了缩身子,不想让新郎新娘看到她,立刻,她发现自己的动作很多余,新郎新娘彼此互挽着,踩在属于他们两个的云彩上,他们根本没看到满厅的宾客,他们更没有看到缩在屋角,渺小、孤独的她。

新人退下,酒席立刻开始。“上菜碗从头上落,提壶酒至耳边筛”。侍者都是第一流的特技演员,大盘子大碗纷纷从人头上面掠过,落在桌面上。汽水、可乐、果汁、绍兴酒……注满每人的杯子。裴雪珂望着面前的杯子,神思仍然飘荡在结婚进行曲的余韵里。在这一刻,她几乎没有什么思想和意识,只感到那结婚进行曲的音浪,有某种烧痛人的力量,像一小簇火焰,烧灼着她心脏的某一部分,烧得她隐隐痛楚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