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章

马上记住斗罗大陆小说网,这里有诗和远方www.douluodaluxs.com,若被转/码,可退出转/码继续阅读,感谢支持!

叶刚的车子,在台北市的街道上缓缓地向前驶,把街道两旁的树木、商店、高楼、霓虹灯……都一一抛在后面。雪珂坐在驾驶座旁的座位里,她往后仰靠着身子,眼光望着前面的街道,几乎没有什么思想,没有什么意识。路两旁的街灯,像两串发光的项链。

“想去什么地方吗?”叶刚问。

“随便。”

“去年夏天某月某日某夜,我好像和你去跳过舞。”

“好像。”

“有兴趣再去吗?”

“随便。”

“吱”的一声,叶刚把车子急驶到慢车道,刹住车,停在路边上。雪珂被急刹车差点颠到座位下面去,她惊愕地坐正身子,以为已经到了某个地方。抬头四下一看,才发现车子停在一条不知名的街道边上,旁边除了人行道和电杆木,什么都没有。叶刚熄了火,他回过头来,盯着她看,眼光里有两簇阴郁的火焰。

“听我说,小姐!”他皱着眉说,“我把你从那个灯火辉煌的大厅里带了出来,是因为你不想留在那个地方。如果跟我出来的只有你的躯壳,而你的灵魂还在那屋子里的话,我马上就把你再送回去!我不习惯带一个心不在焉的女孩出来玩!”

她惊讶地抬头看他,依稀仿佛,又回到去年夏天那个晚上,有个叫叶刚的人物,对她喜怒无常地耍过一阵性格。看样子,这个叶刚在半年多以后,并没有比半年前进步多少,还是那样易变,还是那样易怒。

“老样子!”她惊叹着。

“你说什么?”他愣了愣,不解地。

“你。”她笑了。奇怪,她该生气的,该对他的无礼和任性生气的,她却一点也没生气,只是想笑。刚刚在徐家,喝过一杯掺了白兰地的鸡尾酒,不管怎样,这鸡尾酒绝不会让人醉,可是,她就有点晕晕眩眩的醉意。她笑着,对他那困惑的脸庞和阴郁的眼神笑着。“你还是老样子。唉!”她笑着叹口气,“你这种个性,未免太不快乐了!你对你周围的一切,都过分苟求了!”

“是吗?”他更加迷惑了,“你不可能了解我的个性是怎样的,你几乎不认得我。”

“哦,不,我认得你!”她仍然笑着,“去年夏天某月某日某夜,我跟你跳了一个晚上的舞。”

“因此,你就算认得我?”他疑惑地,“你向林雨雁打听过我?”

“哦,不。”她摇摇头,“我从没有向任何人打听过你。我认得你,是因为那晚的你表现得很完整,喜怒无常,爱发脾气,莫名其妙,又会乱箭伤人……”

“乱箭伤人?”他稀奇地挑眉毛。

“是啊!”她继续笑着,“有没有人告诉过你,你是一个会乱箭伤人的危险分子?”

他盯着她,被她的笑容和说话所蛊惑了。他咬咬嘴唇,眼里漾起了淡淡的笑意,和浓浓的欣赏。

“有没有人告诉过你,”他接口说,“你是个玲珑剔透、动人心弦的女孩?”

她大惊,张大眼睛。

“唉!”她叹着气,“如果你想恭维我,最好含蓄一点。”

“为什么?”他也睁大眼睛,“直接说出来有什么不好?不够文学?不够诗意?不符合你那梦幻似的思想?”

“你怎么知道我的思想是梦幻似的?”

“哦,我知道的。因为去年夏天那个晚上,你也表现得很完整。”

“哦?”她询问地。

“你有些哀愁,有些忧伤,有些孤独。可是,你反应非常敏锐,像个小小小小的刺猬。”

“小小小小的什么?”轮到她来稀奇了。

“中国人叫它刺猬。外国人叫它箭猪。”

“哦哦,”她咂着嘴。“实在没有美感。管他刺猬还是箭猪,实在太没有美感了。我以为——你说过,我是个小小小小的小雨点。”

“小雨点比小刺猬有美感?”他问。

“那当然。”

“瞧!”他点头,“所以你是个梦幻似的女孩。小雨点又禁不起风吹,又禁不起日晒,有什么好?不如当个小刺猬,温柔的时候服服贴贴,凶恶的时候浑身是刺。”

“哦?我浑身是刺吗?”

“如果我能乱箭伤人,你一定浑身是刺!”

她扬着眉毛,笑了起来,笑得弯着腰,一发而不可止。他瞪着她,笑意也堆在他唇边,涌在他眼底。他们对看着,对笑着。好一会儿,她收起了笑,眼睛亮闪闪的,光彩逼人。他深深地凝视她,陡地甩了甩头,嘴里低低叽咕了一句:

“要命!”

“什么?”她不解地,“什么事?”

“他妈的!”他忽然吐出一句咒骂,声音粗哑。“你最好不要再这样对着我笑了!否则,我会……”他咽住了,掉头去看车窗前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