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一章

马上记住斗罗大陆小说网,这里有诗和远方www.douluodaluxs.com,若被转/码,可退出转/码继续阅读,感谢支持!

这天下午,雪珂又被徐远航叫到家里来了。经过母亲的盘问,现在轮到父亲了。

“雪珂,我做梦也没想到,你居然会和叶刚混在一起!你是发了昏了,听我的,你必须和他马上断绝来往!”徐远航在他那大客厅里,激动地嚷着。整个客厅中,所有的人都避开了,当然,林雨雁绝不在场。雪珂缩在一张沙发里,闷闷地啃着手指甲,被动地听着徐远航的大吼大叫。心里模模糊糊地想,你去反对吧!你有反对的理由,你无法忍受叶刚,你当然无法忍受他!因为他和你那“小妻子”曾有过一段情!天哪!她混乱地想:人与人之间,怎可能造成如此复杂的关系?是的,婚姻,都是婚姻惹的祸!“姻亲”造成很多莫名其妙的人际关系。还好,叶刚不是雨雁的亲人,假若那天她在婚礼上碰到的不是雨雁的旧情人,而是雨雁的亲人,例如是她哥哥,假若她和雨雁的哥哥恋爱不知是否有乱伦罪?她的心思飘远了,飘远了,飘远了。

“雪珂!你有没有在听我?”徐远航站定在她面前,瞪视着她,“我告诉你,叶刚绝不是一个好女孩的对象,他会伤害你,当你受到伤害再撤退就太晚了,你听到没有?你必须和他停止来往!马上停止!”

雪珂努力把思想集中,注视着父亲。徐远航那么严肃,那么严重,那么激烈,他不像平常的父亲了。徐远航是酒,酒一样的温柔,即使四十五岁,仍然让二十岁的少女发疯。现在,父亲不是酒,他是冰山,能让泰坦尼克邮轮沉人海底的冰山。不过,雪珂每个细胞,每根纤维都知道,她不是泰坦尼克,父亲的严峻绝对影响不了她。

“爸,”她坚定而清楚地说,“你打电话叫我来,你说有重要的话和我谈。现在,我来过了,你也谈过了,是不是可以让我走了?”

“雪珂!”徐远航喊着,不相信似的凝视她。他咬咬牙,蹙紧眉头,坐进雪珂面前的沙发里。“雪珂,”他再喊,声音放温柔了,他在努力让语气平和,诚恳。“你听一点道理,好不好?”

“这事根本没道理!”雪珂挺起背脊来了,“我遇到一个人,我和他恋爱了。这是我和他两个人之间的事,与别人都没有关系!你可以不喜欢他,妈妈可以不喜欢他,全世界都可以不喜欢他,只要我喜欢他!现在,你已经表明了你的态度,我也表明我的态度。爸爸,你不能干涉我的感情生活,正像我不能干涉你一样!别以为,我对你的再婚很开心,别以为,我能接纳你那个年纪轻轻的小太太!但是,我能怎样?我对你说过残酷的话吗?我贬低过林雨雁吗?说实话,爸爸,只因为在血统上你是我父亲,我小了一辈,所以变得无权说话。在道理上,我们的地位是平等的!我无法干涉你,你也无法干涉我!”

徐远航惊异地听着,看了她一会儿。他沉重地呼吸,胸腔在剧烈地起伏。

“我不是干涉你,”他摇摇头,悲哀地说,“而是爱你。雪珂,我不否认,我不是个尽了责任的爸爸……”

“又来了!”雪珂从沙发里跳起来,不耐地走到窗边,烦恼地用手卷着窗帘上的穗子,压抑地说,“几天以来,我就听妈妈说对我有多抱歉,听她说她是个不尽责任的母亲!现在,你又来同样一套!好像我和叶刚恋爱,是因为你们两个离婚了的关系,你们难道不明白,这之间一点关系都没有吗?”

“有关系。”徐远航轻声说,“如果我不和你妈离婚,你根本没有机会遇到叶刚!”

雪珂从窗前抬起头来。

“爸爸!”她一个字一个字地说,“他并不是魔鬼!他也是你家的朋友!”她故意用“你家”两个字,来囊括其他人物。

“是。”徐远航短促地说,“所以我更加自责。雪珂,”他盯着她,非常固执地,“我要你和他断绝来往!”

“不。”雪珂简短而坚定,她瞪着徐远航。心里迅速地冲上一股怒火,父亲怎能这样霸道,又这样无情!他凭什么对她说“我要你和他断绝来往”?仅仅因为他是父亲,仅仅因为他不喜欢他?还是因为叶刚曾是他的“情敌”?是了,从“情敌”变为女儿的男友,这使他太难堪了!这就是父亲,他只是不能忍受这种难堪!“你一定要和他断绝来往!”徐远航再说,声音里已带着强烈的命令意味。

“不,不,绝不。”

“你被鬼迷了心了!”徐远航气冲冲地站起来,满屋子乱走,语气已非常不稳定,“你知道,叶刚不是你幻想中的人物,他儿戏人生,玩弄感情,他和你的恋爱,永远不会有结果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