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四章

马上记住斗罗大陆小说网,这里有诗和远方www.douluodaluxs.com,若被转/码,可退出转/码继续阅读,感谢支持!

八月,天气燠热到了反常的地步,太阳成天炙烤着大地,把柏油路都晒化了。室内,到处蒸腾着暑气,连冷气机似乎都不胜负荷。人,只要动一动就满身汗。走到哪儿,都只有一种感觉,热,热,热。

雪珂像她的名字,是雪做的,太阳晒晒就会融化。她从小怕热,今年好像更怕热。暑假中,她大部分时间都躲在室内,不是自己家里,就是叶刚那小单身公寓里。

她和叶刚的情况仍然没有改善。他们确实在恋爱,确实爱得疯疯狂狂,天昏地暗。雪珂常常觉得,连和他几小时的分手,都有“相思”的苦楚。不见面时,拼命想见面,见了面,又会陷进那“探索”、“研判”,和“等待”的陷阱里。雪珂的感情是个大大的湖泊,叶刚是水。她似乎一直在等待这湖泊被叶刚注满。但,她总觉得注不满,永远注不满,如果不是那流水有问题,就是湖泊有问题。

这段时期,雪珂也开始和唐万里通信了,只因为同学们都说,刚刚服役的男生都“寂寞得快疯掉了”。唐万里的来信中,也有这样一句:“每天第一件大事,等信。”她和唐万里的通信都很简单,纯友谊性的。唐万里来信都短短的,但,却常让她大笑一场:

昨天晚上洗澡时,突然停电,整个连一百多人全挤在一个澡堂里洗澡,乌漆抹黑又拥挤,也不知道洗了半天是给自己洗了呢,还是帮别人洗了,摸在身上的手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。

我的声音变了,近来变得非常“磁性”,真想唱歌给你听,磁性的原因,是唱军歌和高声答数把喉咙给喊烂了。

我已经是“最有味道的男人”了,信不信?热天出操。热,热,热,连三热(从傅达仁报少棒学来的术语),汗湿透了好几层衣服,湿了又干,干了又湿,哇!穿在身上,三丈外都可以闻到我的“味道”。

前两天背枪,把脖子压歪了,这几天成了“歪脖田鸡”,脖子没好,手臂又烂了。野战训练,在滚烫的石头地上滚滚爬爬还肩了一枝枪,搞得浑身是伤,青青紫紫好不凄惨。惨,惨,惨,连三惨。

哈!居然允许我们游泳了!从营区到水边是一片被太阳晒得滚烫的水泥地,咱们一百多人,穿着最性感的泳裤(军中泳裤,大家“一视同仁”,谁都“无法藏拙”),光着脚丫子,走在水泥地上,哇呀喂!烫死了!一时之间,有抱着脚丫子跳的,有抱着脚尖跑的,有飞跃到三丈高的,有浑身扭动的……哇呀喂,精彩透了,好一场性感迪斯科泳装舞会!

看他的信,就好像他的人生龙活虎在自己眼前一样,他的眼镜,他的长手长脚,他的笑话,他的光芒,他的幽默,和他的歌。真无法忘记他,真不能忘记那些充满欢笑和阳光的日子。有时,雪珂往往会忽然怔住,怀疑自己生命中这两个人,到底谁爱她比较深?这念头一成型,她又会恼怒地甩头,责备自己:怎么能怀疑叶刚呢?怎么能怀疑叶刚呢?

真的,叶刚变得那样细腻,那样温柔,不能怀疑他,不该怀疑他。

然后,一个午后,酝酿已久,压抑已久的低气压,就突然间迸发成了一场令人心惊胆战的暴风雨。

那天,她待在他公寓中,他拥着她,两人很久都没说话。然后,他用手指拨弄她的睫毛,细数她的睫毛,一根一根地数,然后惊奇地说:

“你知道你有多少根睫毛吗?两百多根!啊!我喜欢你的睫毛,你的眼睛,你的鼻子,你的嘴……你一切的一切。最喜欢的,是你的脑袋,这脑袋里装了太多的东西,聪明、才智、诗书、文学。啊,雪珂,你不是瑞琴。”

瑞琴,《猫桥》一书里的女主角,她像个“奴隶”般一相情愿地去爱那男主角,不惜为了他死。而那男主角,直到她死前才知道自己有多爱她。很简单的故事,只是,写情写得太好太好。瑞琴,这是他们以前谈过的人物。

“哦?”她询问地。

“瑞琴是那男主角的奴隶,而你,是我的主人!”

她抬眼看他。说得甜啊,叶刚。说得好听啊,叶刚。可是,爱情里不完全是甜言蜜语啊!

“世界上最没有权利的主人。”她笑着说,“不,叶刚。你不是我的奴隶,你一生不可能做任何人的奴隶,你太强了,太自由了。你永远不会真正为一段感情屈服,去奉献自己!你不会。”

我已经为你屈服了。他勉强地说,“我会为你奉献自己。”

“如何奉献?”她冲口而出,“为我泡一杯茶,数一数我的睫毛,告诉我你多爱我?带我游车河,看灯海,数点点灯光,算算人生有多少故事?谈文学,谈诗词,谈暮鼓晨钟?叶刚,你知道中国人的爱情全是‘谈’出来的吗?去掉那个言字旁,剩下什么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