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六章

马上记住斗罗大陆小说网,这里有诗和远方www.douluodaluxs.com,若被转/码,可退出转/码继续阅读,感谢支持!

杜忆屏直挺挺地站着,眼睛睁得很大很大,她目不斜视地、专注地、深刻地看着雪珂。

“你爱他?”她简短却有力地问。

“是。”雪珂也简短地回答,痛楚地从齿缝里吸了吸气。“不过,现在已经不能确定是爱是恨了!”

“你不了解他?”她再问,“你不知道他是人还是魔鬼?你不明白他为什么可以在短短几分钟之内,从温柔变为暴戾,从多情变为冷酷?”

“忆屏!”雨雁惊动了,她伸手去拉她,“不必再去回忆了,不必再说了!”

“让我说!”忆屏忽然激动起来,她拂开雨雁的手,双眸燃着两族怪异的光彩,热烈地紧盯着雪珂。“让我说!我必须要说出来!裴雪珂,你既然来了,你应该知道一切!你应该……”

“忆屏!”雨雁惊呼,“你不守信用!”

雪珂震动了。她惊愕地看雨雁,再惊愕地看忆屏,难道这故事是编出来的吗?难道她们串通好了来对她演戏吗?难道这里面还有隐情吗?难道杜忆屏是雨雁创造出来的人物吗?她直视着忆屏,呼吸开始急促起来,脉搏开始不规则地跳动,情绪开始紧张,而心灵深处,有种迫切的渴望在像海浪般翻翻滚滚了。

“你要告诉我什么?”她急促地问,“你想告诉我什么?你说!你说!”

“不要说!”雨雁喊,“不要说!”

“要说!要说!”雪珂喊,祈求地把自己发热的手压在忆屏的手上。“告诉我!告诉我!”

忆屏凝视雪珂,眼里逐渐被泪水浸透。

“你要听,”她咬牙说,“你就准备听一个很残忍的故事,比我刚刚说的故事更残忍……”

“忆屏!”雨雁激烈地喊了一声,冲上前去,还想阻止什么,忆屏甩开了她,只是紧握着雪珂的手。雨雁跌坐在椅子里,她用手捧着头,发现自己已经无法控制这场面了,她呻吟着说:“早知道我就不带她来了!我不该带她来!不该带她来!”

“怎样?怎样?”雪珂追问着,苦恼地望着忆屏,“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
“雪珂,”忆屏那皮肤干裂而粗糙的手,在微微颤抖着。“你很像我,像七八年前的我!即使他对你说了最刻薄的话,你还是忍不住要爱他!他对你很刻薄吗?很冷酷吗?他吼过你,叫过你吗?他贬低你的自尊让你恨不得死掉吗?”她一连串地问着。

“是,是,是。”她一迭连声地答着。

“那么,你一定说过要和他结婚的话?”

“是。”

忆屏默然片刻,眼底的泪雾在扩大。

“好,”她下决心地说,“我告诉你叶刚的故事。你知不知道叶刚的父亲有好几个太太?他生身母亲是个绝世美女,被他父亲强占娶来当小老婆的?”

“哦,”雪珂一怔,“我只知道他父亲的事,不知道他母亲的详细情形。”

“他母亲很美很美,你看叶刚就明白了,叶刚也够漂亮了。但是,他母亲生来就有病,是先天性的智能缺陷。叶刚的父亲有钱有势,看上她的美色,而强娶了她。这女人当然是个悲剧,她很早就死了。叶刚的反婚姻可能从小就根深蒂固,但,真正使他怕得要死的还另有因素……”

“怕得要死?”雪珂抓住几个关键字,困惑地问。

“你没发现他怕得要死吗?”忆屏深刻地凝视她,强而有力地问,“他不是抗拒婚姻,抗拒家庭,他是怕,怕得要命!怕得要死!”

“哦!”雪珂怔着。

“你知道叶家兄弟姐妹很多吗?叶刚有好多异母的哥哥姐姐?”

“我只听说他有个死去的小弟弟。”她回忆着。

“一个吗?他说只有一个吗?他有没有说怎么死的?什么病?”

雪珂摇头,想起那个晚上,他们一起看灯海,讨论神的存在。众神何在?众神何在?众神默默,为什么众神默默?

“听我说,裴雪珂。”忆屏唤醒了她,“叶刚不止一个弟弟,他有两个!两个亲生的,同父同母的弟弟。他的母亲生过三个孩子,叶刚是老大。下面两个弟弟,居然都是患有先天性多重障碍的孩子。我说得太专门名词了,换言之——”她顿了顿,咬咬牙,说了出来,“都是先天性畸形加白痴,智商接近于零的孩子!例如,小脑症、水脑症、唐氏综合征等。这两个孩子被诊断为先天性脑性麻痹,到底是什么样子,什么症状,我不知道。只知道他们都长不大,十几岁还像两个小婴儿,不会走,不会思想,不会发育,不会说话。你见过这种孩子吗?你见过吗?”

雪珂睁大眼睛不语。

“你能想象家里有这样两个孩子的痛苦、压力,和恐怖吗?叶刚从小就在这两个弟弟的阴影底下长大。叶家以这两个孩子为耻辱,羞于对外承认,把两个孩子关在一间小屋里,虽然请了专人照顾,这两个孩子依旧都只活到十几岁。叶刚对这两个小弟弟,又爱又怜又怕又恨,这种感情很矛盾,他说念小学时,同学都不理他,像躲避麻疯病人一样躲避他,说他是怪物的哥哥,说他会‘传染’。哦,叶刚有个不堪想象的童年。每次他和我谈起这件事,他都会浑身发抖。哦,他怕得要死,他真的怕得要死!”